分享到: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文化频道>>阅读>>正文
乡村日常生活的黏稠感
——读长篇小说《陌上》
2020年09月08日 18时02分   letou体育·文化旅游周刊 审核人:

贺绍俊

初读《陌上》这部作品时,它的书名就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,这个词语在古代文言文中很常见,而在现代汉语中却几乎不使用了。《陌上》这本小说写的是当代乡村生活,如果把书名翻译成白话,应该是“乡间小路”的意思。从“陌上”走到“乡间小路”,走了上千年,这期间早已物换星移、沧海桑田,然而那条乡间小路隐约还在。作者付秀莹将这部写华北某一村庄日常生活的小说冠以“陌上”的名称,并非是指今日的乡村还遗留着古人行走的小路,我们不妨将此看成是一个隐喻,它隐喻着一条精神上的乡村之路,穿越了现代化的狂风暴雨,直到今天仍然蜿蜒在我们的文学版图中。付秀莹虽然很年轻,但她并没有像当代很多年轻人那样一味地追逐城市的现代生活,反而愿意驻足在乡间小路上,向人们讲述“陌上”依然温暖的人情。

《陌上》其实可以看作是一幅乡村日常生活的风俗画,为了突出其效果,作者采取了一种特别的小说叙述方式——她没有安排一个贯穿始终的中心人物或是一个情节性较强的故事,而是以散点透视的方法记录下村子里各家各户的生活场景。付秀莹像村子的一位主人,热情地邀请读者到每一家去串门做客;又像是一名贴心的心理师,认真倾听着每一位父老乡亲的唠叨,听他们诉说生活中的矛盾、困难和烦恼。

《陌上》说起来讲述的其实只是村子里的家事、琐事,可乡村老百姓的日子不就是这样的吗?付秀莹只是把乡村老百姓过的平凡日子写进了小说里面而已,可这也却是她的厉害之处。大部分作家写小说时都希望作品能给读者带来惊异,因此往往会尽量避开平常写神奇,把日常生活传奇化、戏剧化,而付秀莹却偏偏直奔平常而去,只写普通农民的日常生活,写他们的家长里短、柴米油盐,写院子里的鸡、屋子里的娃。她与小说中的人物一起过日子,并告诉人们:“日子过得好与坏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”小说里的情节看上去很散,相互之间也没有太多的关联,却正是乡村老百姓过日子的常态,作者把常态中的韵味充分写了出来,这种韵味就像黏合剂,赋予了乡村日常生活一种黏稠感。

如今在讨论乡土文学时,有一种观点比较普遍,认为乡土叙述最重要的变化是对乡村的现代化书写。的确,在现代化和城市化的冲击下,乡村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,这似乎是时代变革下不可避免的趋势。但在这一趋势下,也滋生出一种现代化崇拜和现代化焦虑的精神症候,这种精神症候导致作家迷失自我,被现代化观念牵着鼻子走。付秀莹无疑是聪明的,她不去追逐现代化的思维模式,对现代化既不崇拜也不焦虑,而是以回望的方式,寻找那条曾经蜿蜒了上千年的“陌上”。她并非没有看到现代化给乡村带来的变化,可她同时也发现“年深日久,一些东西变了,一些东西没有变。或许,是永不再变的了吧”。反省当下的乡土叙述,一些作家可能过于悲观了些,他们看到了现代化的不可逆转,为乡村文明唱起了挽歌,甚至认为乡土文学已经穷途末路。付秀莹的作品也许证明了乡土文学仍然具有开拓和发展的空间,她只是转换了一下身姿,便看到了另一番美妙的风景,看到了乡村伦理精神是如何支撑着普通老百姓好好过日子,而这一乡村伦理精神也正是付秀莹所发现的“永不再变的”的东西。

最后还得说说小说中的风景描写,曹文轩在评价这部小说时特别赞赏了其中的风景描写。风景对于乡土叙述来说的确太重要了,因为自然风景是乡村的基本构成,但自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开始,作家们在关于农村题材的创作中普遍逐渐淡化了风景意识,这导致乡土叙述也随之开始走向衰落。我相信正是出于这一原因,曹文轩才会强调《陌上》中风景描写的意义。付秀莹笔下的风景描写,在小说中几乎难以找到整段的、专门的内容,她是把自然景色当成是乡村生活的组成部分来处理的。在她的作品里,自然风景与人的生活、情绪融为了一体,无论是山水还是花草,都是村子里的成员,都在与村子里的人一起过日子。这样的书写也许是在向人们证明:乡村伦理是建立在大自然的基础之上的,只要大自然不会消失,乡村伦理精神就会仍然引导着乡村老百姓好好过日子。

(责任编辑:卢相汀)

关闭窗口

    主办单位:letou体育社 晋ICP10003702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:14083039晋公网安备 14090202000008号

    律师提示: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,均为letou体育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,凡不注明出处的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    地址:山西省letou体育市长征西街31号 热线:0350-3336505 电子邮箱:sxxzrbw@163.com